Wechat ID 微信:

eb5magazine

EB5投资者杂志

移民中介专访--王力民总裁

作者/阿里•贾汉吉里(Ali Jahangiri)、蔻特妮·克里登(Courtney Creedon)

王力民先生掌管着中国一家大型的移民中介公司——和中公司(WellTrend)。和中公司总部设在北京,另外在中国11个城市设有办事处,为希望迁往海外的中国客户提供移民和教育咨询。《EB5投资者杂志》的出版人阿里•贾汉吉里(Ali Jahangiri)最近和王力民先生的一席深度交谈,让我们了解到和中公司的历史、经营理念以及当前中国人对全球移民服务的需求。

EB5投资者杂志》:可以介绍一下你的公司背景吗?作为中介公司你们运营了多长时间?特别之处是什么?

王力民: 我们公司叫和中,成立于 1995 年初。今年我们刚刚举行了20周年庆典。尽管我们并不是中国业内最大的公司,但我们把自己看做是老大哥。汉语中,“老大”代表第一,而我们在“老大”后面又加了一个字,就成了“老大哥”。“老大哥”的意思是“bigbrother”。我更喜欢称自己,或称和中为老大哥,这更多是就社会责任而言,而不是公司规模。

当然,从公司规模和历史来看,我们感到很骄傲,因为我认为你所采访的大部分中介公司都没有我们这么长的历史。并且我认为不只是历史,还有价值观——我认为企业价值观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与别人的不同之处,可能是在移民方面有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我把移民看作是将中国人与外国人联系起来的非常重要的桥梁。

我想要和你分享的另外一点是,以EB-5为例,中国人占了申请者中的大头,超过80%,我觉得这有相当深远的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就在前段时间,可能是一年半之前,我听了克林顿总统的演讲。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他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伟大的民族——美国人和中国人。如果我们联合起来,我们进行人、项目和想法等的交流,那世界上两个最重要的经济体就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和平。这意义相当深远。不要忘了,这是世界上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我觉得这很棒。不同国家的人们有时候会互相讨厌对方,这是因为他们缺乏一种相互了解。如果他们进行交流,去不同的国家,那他们就可以交朋友,这会发生什么变化?他们会越来越包容。这对我们的目标有好处。这是我的梦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事这一行业20年的原因。我从不感到厌倦。

我认为当中国到达这个阶段时,中国人有必要向其他民族学习。怎么做到呢?让他们离开中国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去国外、移民的首要动机是为了自己孩子的教育。我觉得通过让他们的孩子到美国留学,不仅会帮助他们的家庭,也会让那些孩子更好地了解美国文化和美国历史。这样,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和中国会越来越像是朋友,这对我们的世界是很好的事情,对不对?这非常了不起。我不知道别的中介有没有这么想过,但我还没听过。不过,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中介,尤其是老板们,能和我一样有这种感觉,这个梦想。这样我们就不只是为钱而工作,还为了这个目标。这就是我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我希望更多的中国中介也持有这样的想法或看法。

EB5投资者杂志》:让我们谈谈你对项目的选择。你如何决定选择什么项目?关于如何选择目,你会对其他中介给出 什么建议?

王力民:有几个问题。首先,每个人都想尽可能的出名和有钱。但是,当人达到某个年龄就会意识到,这里面有一些矛盾。比如说,如果想要成为市场上最有影响力的引领者,或者是最顶尖的引领者,就规模问题和一年办理多少移民而言,这样你很有可能失去控制。如同我所说的,不要让你成为自己成功的牺牲品。如果你想要尽全力让自己的业务做大,那你就会对质量无法控制,这样问题就会接踵而至。所以对质量和数量进行管理对于每个老板、每个中介都非常重要。很多人仍然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做得更多,在第二年能超过某个对手,在接下来的几年能超过更多对手。这就是他们的梦想:不断做大,变得越来越富有。但是,实际上这可能无法实现。

我把移民看作是人的生意。我们做的工作是为了人们有更好的未来。所以如果我做的事情出了错,就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他们不会原谅我们。但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把客户的意愿或希望放在首位,并把他们的意愿当成我们的意愿,把他们的希望当成我们的希望,那么即使我们之后出了什么错,而这都是不可避免的,我想人们也会原谅我们。但是,如果我们欺骗他们,比如做假文件,做无诚意的许诺,那之后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们就会生我们的气。大问题也就接踵而来。

我认为如果公司发展过快,你就很难掌控公司里的每一件小的事务,也无法对每位员工进行有效掌控,这就会出问题。所以我说大确实很棒,但更重要的是维持良好的状况。所以和中虽然已成立 20 年,并且是业内最具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但我们从不宣称自己是最大的。这不是我们的方针。

EB5投资者杂志》:那么你在认购项目时到底看重的是什么?如果要写一个认购项目的指南,你有何建议?

王力民:如果真的想要在这一领域成功,那就务必要把它当作人的生意,这样你就会知道,如果你故意把事情搞砸,人们就会生气,会冲你发火,甚至会对你做出很过分的事情。所以我认为一定要努力工作。比如说,很多人知道,我会为每一个项目做尽职调查。我经常来美国。我是加拿大人,我还做加拿大投资移民项目,但因为加拿大项目是担保项目,我不需要去加拿大做尽职调查。但对于美国,EB-5 是有风险的项目。我必须来。因为每个人都宣称自己的项目非常棒,但如果你不亲眼去看,如果你不跟负责人去谈并和他们深度讨论,那么就可能会出问题。

两周前,我是本月第二次来美国。我去拉斯维加斯参加美国移民律师协会 (AILA) 的会议,从西雅图得知还有一个区域中心——他们有问题。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正在调查他们。数百位客户受到影响。我对中国涉及这个区域中心的中介深表歉意,但你如何才能保证不卷入这类棘手状况呢?没人能保证你永远成功。但有一个重要事项,就是尽职调查。你必须做尽职调查的工作。你必须努力工作。你必须亲自过来考察一些事情,来了解项目的负责人,他们的道德观,并与他们交谈和交流看法。

这里面涉及很多事情,正如我所言,这是人的生意。它的重要性不仅是就一些申请者的未来而言,还真正地关系到人。当我与一个区域中心合作时,我会想,他们是谁?他们有经验吗?他们有业绩记录吗?他们看重的是什么?这非常重要。要花尽可能多的时间和人们交谈。最后一点也很重要,就是千万别想拿到最高佣金。很多中介,尤其是中国人,总是希望能找到最好的项目,同时拿到最好的佣金。我们都知道这不可能。对不对?好的项目一般不会给你最好的佣金。如果人们不明白这一点,那他们就可能迟早会有麻烦。我不是说有高佣金的项目一定不好,但是你必须要非常小心。你如何让自己不那么贪心?这是一项很大的挑战。我觉得很多人无法应对这个挑战。虽然我这么说,很多人也不见得听得进去,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朋友。中国有些中介说他们有这样一个理念,就是“回报是我的事,其他是客户的事”。我认为这样不对。

EB5投资者杂志》:如果你可以对一个项目选择一些不同的方面做考察,除了上面你所提到的,是否有你所偏好的或尽量去避免的事项?比如说,洛杉矶的一家酒店是不是比新墨西哥州的住宅开发协议更好?对于项目的位置或类型等,有没有一般指导原则?或者你会不会和与你有关系的人一起去?

王力民:一般来说,我觉得我更愿意和与我有长期关系的人,也就是我信任的人一起去。第二,这一点也很重要。事实上,这个行业的大多数项目与房地产相关,因为房地产可以创造很多就业机会,而中国的申请者也喜欢房地产,因为这是他们可以触摸得到的有形的东西。不过,有一项我们必须躲得远点,那就是混合用途的房地产。两年前,美国移民局 (USCIS) 推出了租户入住决议。对于入住决议,我们尽量不去涉足。和中没有参与混合用途(房地产)。

第二,就位置而言,我没有特别偏好,因为不要忘了,我们的客户并不一定要去洛杉矶生活。他们不一定要去纽约生活。所以,项目在哪里对我来说不是特别重要,但它必须是合法的。

另外,举个例子,我还要看一下项目结构,不同部分各占多大比例?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开发商是不是有成功的经验?这个区域中心怎么样?另外我们还必须对项目背后的人有很深的了解。这非常重要。当然,合法性也非常重要。所有条件都具备了吗?就第一留置权或第二留置权而言,我更愿意在该业务中持有第二留置权。我知道有些中介做第一留置权,甚至有些项目使用100%的EB-5资金。他们都做成了,这很棒,但前提是资金筹集没有问题,而且每个潜在客户都同意你的想法。如果你在筹集资金上没有任何问题,那好,那就来做100%的EB-5!但理论上来说,这不太可能。

EB5投资者杂志》:你觉得 EB-5 应该在资本结构中占多大比例?

王力民:最理想是少于 40%— 30%。我不希望 EB-5 资金在资本结构中占太大比例。如今,我真的更希望我的客户持有第二留置权,而不是第一留置权。理论上讲,它不像第一留置权那么强。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想让银行的钱不受影响,那这一点很重要。对我而言,安全非常重要。我不想赌博,我不想拿我的客户的钱去赌博。有些人做100%的EB-5,并且做得很成功。我真的很佩服他们的成绩,但对我来说,恐怕我永远都不会这么做。那样做风险太大。

EB5投资者杂志》:你每年通常会推动多少个EB-5项目?

王力民:我不太愿意谈及这个问题。我们做的没那么多,但我们会做一些大项目,也会做一些小项目。但第一标准是和我们那些已经合作了很长时间的老朋友一起合作。同时我们还会努力开发一些新项目。我觉得它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没那么多。

EB5投资者杂志》:您是做EB-5还是在其他国家也开 展投资移民业务?

王力民:实际上我在许多国家都提供这样的服务,EB-5只是其中之一。和中联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已经营了 有20来年,业务是先从加拿大开始然后发展到其他许多国家。

EB5投资者杂志》:因此您在国际移民方面拥有丰富经验。能不能谈谈您所了解到的一些总体趋势?针对某些国家的移民需求是否有所变化?投资移民增长是全球趋势吗?

王力民: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就是上次在拉斯维加斯,当我做完研讨会发言后,一个印度人走过来问我:“拉里,为什么中国的EB-5投资移民申请量超过80%,而印度却不到 2%?”我说:“你是印度人,是你应该告诉我啊!”而刚才我突然意识到,那是因为中国有中介代理制度。移民中介在中国是受政府管理的行业。移民中介只有取得执照才能开展中介业务。而在十多年前——不只 14 年以前——中国就建立了这种中介代理制度,现在已存在大量中介机构。为了生存,每个人都得拼命开拓新业务。我们引导着群众,同时也形成了一个被引导的市场。因此很多人都期待着移民到不同的国家。我不信俄罗斯人不想移民到其他国家,不信他们不想来美国,不信印度人不想来美国,可是为什么人数如此之少呢?因为他们国家还没有建立类似于中国的那种制度。这才是关键所在。

EB5投资者杂志》:所以您认为中国人的投资移民的需求量更大是因为:1.中国有移民中介构建了这个行业;2.您认为制度模式和环境相结合为想要移民的中国人提供了最佳方式?

王力民:是的,是这样的。我认为中国政府在建立制度方面非常明智。我是说,庞大的人口教会了政府处理问题。随着中国自身建设越来越好,有一部分中国人也越来越富裕。当他们富了之后,自然会有一个倾向就是想走出中国,把儿女送往国外接受高等教育。这样做不仅对家庭有益对国家也是如此。因为中国人有个有趣的特点,就是他们永远不能忘了自己是中国人,他们会回国。就像EB-5移民,我们接触到一些家庭,有些全家来到美国,同时也有一些家庭只将妻儿留在美国,而丈夫仍然往返于中美之间。我想是他们仍然经营着在中国的生意。这是中国移民的特点,他们不会完全脱离故土。

EB5投资者杂志》:让我们进一步讨论一下之前问过的在其他国家的这个问题,您如何看待投资移民未来的总体走势,请您大体说说你们在其他国家提供投资移民服务的情况以及您的预期?

王力民:我认为美国仍然具有相当强的竞争力,因为,首先它是个超级大国,同时也是英语国家,高等教育优势突显,很具吸引力。因此人们一直趋之若鹜。然而,希望美国人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人只会选择移民美国。我还记得从开展EB-5业务几乎有十年时间,取得I-526批复只需短短的一两天。可是现在要花不只14个月来办理申请程序,更别提反向程序了。因此如果人们想为整个家庭办理临时绿卡大约需要两三年时间,如果他们考虑投资收益则要等七八年。我认为这个程序过于冗长,而在其他国家这个过程要短得多。比如欧洲国家——就比如你刚才提到的葡萄牙和希腊,这些国家现在建立了快速移民投资人制度并能够得到保护。大约三四个月就能搞定所有的事情。这是一项与房产相关的移民制度,就是说,如果在那些国家购置了房产,那么所有家庭成员都能获得该国的居民许可证。比如在希腊,这个国家步子迈得更大一些,如果一个家庭获得绿卡,配偶双方的父母都可以跟随移民。也就是说至少七个人,包括四个祖父母、爸爸妈妈和一个孩子。购置一处房产允许至少七个人获得居民许可证。你也知道,虽然希腊有它自身的问题,但这个国家的确很美,最近房产价格也很低,只要你在那里购置了 25 万欧元的房产就能在三四个月内获得居民许可证。这是一种申根国家永久居民许可证。只要你有了希腊永久居民许可证,可以不用签证前往 20 个不同的申根国家。虽然你的邻居加拿大因为投资人项目不成功而停止了投资移民项目,但魁北克省投资移民项目仍在继续。下个月加拿大将大选,许多人都认为保守党可能失利。果真如此的话,联邦投资移民项目可能会重新启动。澳大利亚是另一个很有竞争力的国家,这个国家非常不错。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三个国家都是讲英语的国家。他们都吸引着大量中国移民。美国也有它自己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税收,它执行一种全球征税体制。只要你成为美国的永久居民,那么你在世界各地的收入都需要缴税,不论你住在哪,在哪工作。这样可能会影响许多中国人对移民目的地的决定。因此我想说虽然美国是中国移民最重要的移民目的地,但是中国人仍然有很多其他选项,可以考虑欧洲国家或者只选择欧盟成员国。有一个国家——匈牙利——现在正在出售国家债券。你去年买了 25 万欧元的债券,今年买 30 万欧元,买五年,允许你拿回你的钱,而且仅需要几个月。这样,整个家庭就能获得匈牙利居民卡。因此我想说美国是真的面临着全球竞争。美国如何保持竞争力呢?这是个挑战。

发表你的评论

使用一个Facebook帐户来增加评论,适用Facebook使用条款和隐私政策。您的Facebook名字、相片及其他设为公开的个人信息将会与您的评论一同显示。